>>犹喜洞天自乐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一棹碧涛春水路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何妨吟啸且徐行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寄我江南春色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燕过留痕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回首旧游
 

>>我自寻我道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燕山之雪]一时兴起的推理,请叫我金田一某桥=v=  【记于三角最终章出来前】
--------------------------------------------------------------------------
 
 By: 某桥 2009-3-13 13:40:00
 

看完第十集,黑木爸爸终于洗白了,早知道这种从第一集明目张胆不断释放黑暗气场的人不可能是真凶,另,生得出56这种[划线]正直纯良天然呆受[/划线],老爸多半也黑不到哪里去(喂),反过来讲,从第一集就顶着一张万年好人脸的丸山警官哪,果然就是那二十五年前杀死小LOLI的罪恶黑手了。到第十集结尾处,追查方向都还集中在葛城爸爸身上,根据大结局翻盘定律,丸山警官是最终凶手的机率又高了一倍= =

丸山凶手论之——

1、棒球卡

这是第十集透出的一条很有意思的决定性证据。当某人竟然知道只有凶手才知道的信息,这人的可疑系数自然变大了。这种推理小说用过无数回的桥段果然灰常有效。

第十集,三人组重新整理二十五年前小LOLI被杀案情时全部线索,提及现场有张棒球卡,丸山警官在不经意间说出了这么一句:

↓↓↓↓↓↓

(注:中畑指的是中畑清,据说这位在泥轰棒球界那如雷贯耳程度堪比小贝在足球界,噗,总之就是很有名就是了。)

这话一出,微妙之处就来了。为了清晰起见重现一下二十五年前的时间线

——乡田亮二(真正的案件第一发现者),最早经过堤岸,发现小LOLI死亡,惊惶当口被凶手从背后出言威胁,从现场逃走了。匆忙间掉落了一张棒球卡,而这张卡,截图可以模糊看到,最下边的小字,写着【中畑 清】。

↓↓↓↓↓↓(点击可放大)

 

——乡田离开后,堀米(警方资料里记载的案件第一发现者)经过堤岸,为了捡不远处地上的一张棒球卡,走下堤岸发现了小LOLI的尸体,而这张被堀米短暂捡起,又因为震惊而再度掉落到尸体旁边的棒球卡,后来被警方作为现场证据而得以封存。

注意:这是两张不同的棒球卡。堀米从现场地上捡起的棒球卡,并不是乡田掉落在现场的【中畑 清】。而是穿8号球衣的【原 辰德】

↓↓↓↓↓↓堀米捡到的棒球卡(点击可放大)

↓↓↓↓↓↓被警方当作现场物证而封存入档的,仍是上图堀米捡到的8号棒球卡【原 辰德】(点击可放大)


……
 

 
[吴丝蜀桐]【凤凰劫】——你在三途河边凝望我来生的容颜
--------------------------------------------------------------------------
 
 By: 某桥 2009-3-12 20:49:00
 
最近看了千云大的朱萧MV萌上的歌,原来觉得歌词太过浓墨重彩,不是我爱的调调。然而结合MV却很妙,尤其是题头这句“你在三途河边凝望我来生的容颜”,镜头两段皆是大爱的风格,我果然是可以凭着某支MV喜欢上歌曲的类型TVT

凤凰劫

词/曲/编曲/唱:河图

再看我一眼
我分不清天边
是红云还是你燃起的火焰
哪一世才是终点
彻悟却说不出再见
有没有剩下燃尽的流年

羽化成思念
是尘缘还是梦魇
是劫灰还是你燃起的炊烟
哪一念才能不灭
是涅磐还是永生眷念

幻化成西天星光是你轮回的终点
寂灭到永生沙漏流转了多少时间
你在三途河边凝望我来生的容颜
我种下曼佗罗让前世的回忆深陷

多少离别才能点燃梧桐枝的火焰
我在尘世间走过了多少个五百年
曼佗罗花开时谁还能够记起从前
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

 

 

 
[燕山之雪]果然是快变成年更的东东啊
--------------------------------------------------------------------------
 
 By: 某桥 2009-1-3 0:13:00
 

为了避免太过荒芜被和谐掉,还是洒几把土吧

 

刚看完了日剧流星之绊,东野原著,宫藤改编。我果然还是不太习惯在推理剧里欣赏宫藤那种KUSO风哪OTZ,小方面可以,无厘头多了感觉氛围冲淡了。父母被杀的三兄妹,相依为命活下来,并且心心念念要找到仇人报仇,本来这样的桥段,亲情线要大洒狗血赚人眼泪是很容易的,然而这戏时常在气氛即将达到悲时转成宫藤式KUSO,爬,想来想去那句评论最是有道理:东野和宫藤的个人风格都太强,合在一部戏里只能各占半边天下,水乳交融是不用想了。

其实我最介意的是,这种KUSO带来的最大违和感是凶手相关。东野原著基于推理小说的布局,较少直接落笔于凶手本人,往往是通过旁人侧面的一鳞半爪勾了勾凶手的那点往事,没有凶手频频与被害人子女接触并且陪着一起KUSO这等桥段,或者改编是为了体现凶手不是个十恶不赦之人,他也有可亲的一面,他甚至还无比关心被害人子女。本来这在书里也是侧面体现的,经电视剧大张旗鼓从正面描述之下,看着他若无其事跟被害人子女谈笑晏晏还陪吃陪玩,实在……太违和了=  =

甚至还有被害人子女向他说出全副计划和亲口说出“找出凶手我就杀了他”的句子,爬,总之,这案子能破掉,归功于凶手真是当年犯过一回之后就变得无比圣母了吧

俺果然还是原著派的


……
 

 
[燕山之雪]说说夏季档看的几部日剧
--------------------------------------------------------------------------
 
 By: 某桥 2008-8-18 13:47:00
 

——正义的伙伴:

这部属于目前每周都会追的,未来妹妹条件很不错,看看十四娘,再看看小Q SP和正章,回头再看看如今的正义,这姑娘的颜一年年保持得如此正,毫无残和走样的迹象,吾心甚慰~~甚慰呀~~TvT照这趋势,十七八岁时未尝不能长成一枚大美人。

剧很轻松,倒霉妹妹成天里应付姐姐的颐指气使,帮着收拾一切烂摊子,那种满脸无语的M劲,确实很喜感。恶魔姐姐那种RP不出奇,多得是这种人。奇的是她那被四方神佛保佑过的运气,不管她自我中心滴对别人干了什么坏事,总会坏事变为好事……例如往科长茶杯里加料害人家住院,结果查出肿瘤早期,科长太太特地跑来埋头致谢这种(暑假放这种戏真的不会带坏小朋友们的人生观么-__-|||||||)

我一直以为本乡弟弟适合演个温暖贴心牌邻家男孩(像医龙2里演大冢宁宁的儿子那样,深刻的思念母亲却又不想让父亲伤心,于是只能静静坐在病房上看母亲过来巡房,悄悄买了母亲最喜欢吃的巧克力,很乖很萌。)
小伙子身高完全合格,就是那豆芽菜似的小身板,要COS光芒万丈的校园王子,颇没有气场。头两三集,每每见他装酷状施施然穿过教室,身后是一群小LOLIC作HC状注目,俺就面无表情的想去捧茶杯……
等到独处时,抛掉了装酷,带点小孩子气的斗嘴打闹,就很好看。那种有点羞涩的笑容,看着也很清爽。
这对小朋友的BG气场大好……支持早恋……请务必给他们多一些的相处镜头吧……笑……


——康子和健儿:

MABO同学自夜王后时隔两年半的新剧,俺之前可能真是期待太过了,结果……第一集他老兄出场的第一个镜头……我就败了……T   T
不是说是前不良暴走族,现任少女漫画家么……
不是说是因为做了少女漫画家,以前混暴走族的事是最大秘密么……
不是说是平时很无害,只有心爱的妹妹有事时,才会显出终级妹控本色抓狂暴走的么……

一万个口胡啊!!!这厮根本打一出场就是纯暴走族的POSE、纯暴走族气场、纯暴走族三字刻额头上……

T_________T


……
 

 
[池塘自碧]【MV/08射雕】靖康·暮春
--------------------------------------------------------------------------
 
 By: 某桥 2008-8-13 22:47:00
 

于是俺的HC终于爆发出一定的结果来了

------------------------------------------------------

视频方面:

当我把射雕的VCD版剪好、转好、甚至时间线上都已经有了雏形以后,天使的DVD版本出来了……囧……拖回一集DVD版对比了一下,小王爷的颜,由于高清,美貌增了不止一倍(当然原来也很美貌!!>\\\<),俺立刻萌得晕头转向,于是N个晚上同时开着迅雷和PR折腾俺的小硬,总之,它能坚持住,已经是个奇迹T  T


选歌方面:

据某狗友的讲法,这回的几支备选曲目,根本没有血与非狗血的区别,是狗血一桶和狗血几桶的区别……我能说这不是我的问题么=  =想当初,稍那啥的歌我都会觉得无从下手,为咩这回的靖康,俺想到的全是一堆八点档歌曲,而且基本上剧里可以找到能配的画面ORZZZZ
做废了半支歌,春天这歌是废后再挑的,依然痛苦无限中,中途数度翻桌暴走兼拖着狗友一起暴走,逐渐成形的罪恶想法就四个字:我·要·剪·歌(天音:早知道了=  =)

最大的感想:果然用比较总受的歌做MV,不是一般的痛苦T T,远目……总之……下回要贯彻俺的选歌理念才行……吐血远目


……

 

 
[燕山之雪]这是为了证明这里还没有完全长草,咳 ……
--------------------------------------------------------------------------
 
 By: 某桥 2008-8-6 17:04:00
 

——空轨

 

SC第六章刚好玩完,跷家男一号小约终于归来,其实他归不归来不是很重要= =,他一归来,王子就会离队,小约又填不了王子的魔法师位置。

 

值得安慰的是,王子离队时,可以看到许久没有露面的穆拉同学在空港等着迎接王子>  <,到时候要重点关注。穆奥素宇宙道!!

 

等过段时间再接着攻略第七章。
 

 

——射雕

 

08射雕,借用某个我很爱的句式:08射雕的编剧同学要敢说他的主CP是靖蓉,我就把正版射雕16张碟买回来一碟碟吃下去=  =

 

画面很漂亮,男人的颜都很赏心悦目(重点:小王爷的脸很赏心悦目!!),故事整体又囧又喷又腐,说其是部靖康同人作,绝不为过,俺看的时候一直保持边吐槽边捶地的欢乐状态。论娱乐性足够了,要论原著性,不忠于原著那是铁定的。但现如今想找出一部忠实原著、形神俱似的片子,比找一只史前恐龙还难。

 

听说这版出来后,某版射雕的饭很是鸡冻,不知是认为终于有了垫底品,还是生怕自己那号称最最忠于原著的版本,还不如这版同人作有人气。远目……

 

卖腐是可预见的。以如今暧昧背背风的潮流,甭管射雕原著里这两只是多么不相干,人毕竟还是指腹为婚有名有份连定情信物都交换过的,RP的编剧如果不将他们拿来大洒狗血、狂用耽美桥段,怎对得起他那邪恶的RP

 

以比武招亲为例,看过原著都知道,这场戏很重要,杨穆脱鞋定JQ以及老杨发挥神奇听力听出十八年没见面的老婆都由这场而起,至于靖康初会,那是捎带的。

 

而这版,打从靖康碰了面,穆氏父女讲完几句台词就领便当了,原定应该在大雪天乘轿路过、就此开启小王爷悲惨人生开端的包氏王妃连个影子都没有。靖康的初相见从原著那种互看不顺眼直接互殴的简单处理,楞生生被邪恶的编剧原创出一场来追我呀来追我呀的燕京高空你追我逐你停我扑的戏码。如果我的眼睛没有欺骗我,两位小哥在屋顶追追停停捉迷藏时,两张脸似乎都洋溢着颇为欢乐轻松的神情=  =

 

 
……

 

 
[燕山之雪]空之轨迹?萌之轨迹?先说人物介绍吧
--------------------------------------------------------------------------
 
 By: 某桥 2008-5-3 2:00:00
 

原本开始玩空之轨迹系列,俺还是本着无比CJ的心态想玩个正直的RPG游戏的(天音:它本来就是!!),然,事实证明这年头已经不存在不腐的东东了 TVT

萌之对象是下面这两只↓↓↓

奥利维尔·朗海姆

永远的25岁(自称|||),来自埃雷波尼亚帝国的漂泊诗人兼演奏家兼帝国谍报人员(自称|||),曾在帝国大剧场演奏一晚赚进一百万米拉(还是自称||||||),好吧,据说其实是枚帝国皇子=  = 

爱好:自我陶醉、弹琴、TX美人,跷家跑到邻国

绰号:大赖皮蛋 。这是他家小青梅穆拉同学对他的专用爱称(咳咳)


……
 

 
[秾艳一枝]【庞包】离合 (38-46 全文完) BY:无虞
--------------------------------------------------------------------------
 
 By: 某桥 2008-3-27 0:38:00
 

(卅八)


包拯话一出,公孙策就明白了过来,“原来是个拆合字迷。首二句:良木寻材觅不见,呦呦白鹿地上伏,取木、觅、鹿、地四字,合起来就是采尘。接下来两句要互文通会:第三句,镜中有镜月相映,指的是‘月中月’三字,再看第四句,行单又复踏青苔,又取了‘复’字和‘苔’字部分,与之前的‘月中月’相合,则是腹中胎。而最后一句,从此余生半天阴。余字与那半个阴字合起来,就是一个‘除’!”


“正是如此。”包拯点头表示赞同,“所以说,苏宜钦与当年李妃的案子,并非没有关系。此外,这封密函还联系着另一些秘密,就是李妃肚中那孩子,苏太医究竟有没有依照密函行事?而公孙你所提到的苏府公子苏瑜霄,究竟是何人?”


公孙一筹莫展道:“我确实对苏瑜霄的身份没有线索了。”


包公子从腰际解下玉佩,举起呈现在众人面前:“线索就在这辟邪抱月之上。”


“中州王告诉过我,这块玉石,是他从西域吐蕃部族得来的,后请名匠雕刻成如此。后来有一次,苏太医为我医腿,看见这块玉,十分惊讶地问过我:‘王爷竟然把这玉给了你?’所以我一直对这块玉十分好奇。
……

 

 
[秾艳一枝]【士兵/隐·袁许/成许/菜刀锄头组】白花  BY:风华
--------------------------------------------------------------------------
 
 By: 某桥 2008-3-15 15:30:00
 

写士兵的同人如果追求一点现实,总会很艰难。
因为现实是艰难的。
而我,么。就只不过是出于长久不变的天下大同的那一点小小野望,稍微RP了一下。
这篇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大概……有点雷,某些设定也BT地没逻辑,所以如果雷点比较低的……请自己搞定……某作是不负责的……

 

白花

许三多又一次注意到了那个老人。
他穿一身陆军制服,肩章上佩着少将的军衔。早操结束吃早饭的时候,这个老人就站在离训练场不远但不容易被注意到的一个角落里。在基地里见到陌生面孔并不出奇,但很少有这个年纪的人,而且他一个人站在那里,也并不像是前来视察的领导。
无疑老人是位军人。这并不必从他那身笔挺的军装来判断,单是他站立的那一身架势就足以说明这一点。
许三多经过他身边的那一瞬间,老人原本看向375峰的眼神转到他身上,并朝他笑了一下,沧桑的容颜竟然染上一点顽皮的味道。许三多乐了,于是在抬手行礼前下意识地回给对方一个大大的笑脸,两排白牙齿自然而然地咧了出来。
老人的嘴角轻轻一动,不知是觉得有趣还是想说话,但那个时候成才和吴哲很大声地在叫他,于是许三多冲老人又笑了笑,转身跑向正在喊自己的人。
老人站在原地,安静地注视着他的背影离去。
……

 

 
[秾艳一枝]【士兵/袁许】山花浪漫  BY:风华
--------------------------------------------------------------------------
 
 By: 某桥 2008-3-15 15:18:00
 

寒桥:  山花和白花能否让我转到小窝里去 ..

风华:  笑~一点问题都米有,恩恩~

-------------------

事实上这篇文很白,而且很滥,于是它白滥又白滥。一没情节二没性格三没激情的三无产品,请包涵。
其实只是一个懒人的拜坛……就是酱紫而已。

山花烂漫


袁朗瞟了一眼递到自己面前的牛皮纸信封,不自觉地皱皱眉毛,沉默了一小会儿才慢吞吞抬起头来问道:“这是什么?”
这么长时间的沉默状态也丝毫没影响许三多脸上单纯开心的笑容,两排洁白的牙齿叮叮闪亮:“还给队长的钱!那时候队长拿给我的一个月的工资。”
袁朗仍没有接下信封,而是保持原有姿势继续沉默。每次找自己队长谈话的时候遇到这种状况许三多就特别没辙,他并不擅长寻找话题,而这种对方貌似在思考的模样就更加让他觉得破坏这种沉默是一件不太道德的事情——尽管面前这个人的思考十有八九让他感觉很……诡异,或者叫做超没意义。
“……哎,许三多,你说现在室外的能见状况怎么样?”
默了半晌,袁朗开口来的是这么一句。
于是虽然不知道话题为什么会转到能见度上,许三多还是老实地抬头朝窗外看了一眼:“普通,有点雾气,不过影响不大。”
袁朗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上,回头笑着朝他招招手:“三多,过来。”
许三多从来是个总惦记人家好处的人,于是他很大意地忘记了,A大队第三中队长每次省略了姓来叫他的时候,基本没发生过什么好事。
“什么事,队长?”他乖乖走到窗前照对方的示意朝外头张望。然后,就觉得整个身子一空——

按路过的吴哲带着一脸灿烂微笑的说法就是:
“三多,格斗冠军还是照样被队长扔出来啊?”
许三多站起来拍拍衣服,看看天,看看远处的山林,一脸困扰:“吴哲,今天有什么行动吗?我去还钱,队长问我能见度。”
看着许三多脸上的认真表情,吴小锄头绝倒。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4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